•                                                                                                                                                                                                                                                                                                                                                                                           English
  • ——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廣州日報】由穗入藏次日就打贏硬仗!他們的名字是“國家醫療隊”!

    發布日期:2019-10-24發布人:guanliyuan

    盤山公路險象環生,X光機打印不了膠片,牧民只背著一袋青稞面就來住院,心率飆到每分鐘160次、口唇青紫仍要堅持出診……

    今年8月13日至9月30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奉命組建第十九支國家醫療隊。入藏服務時,隊員們面臨的是上述情景。

    在平均海拔高度為3500米,最高海拔達5500米以上的西藏邊壩縣,國家醫療隊排除萬難,深入牧區、寺廟、駐藏部隊駐地開展巡回醫療,為藏族百姓、宗教人士、解放軍指戰員義診480人次,捐贈藥品價值1.5萬元。

    為了給藏區群眾留下“帶不走的醫療隊”,醫療隊還在當地縣醫院開展全員培訓6次,培訓基層醫務人員300余人次,進行教學大查房30余次,帶教手術15臺,幫助當地縣醫院開展新技術1項。

    結合當前正在開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近日號召全院黨員學習第十九支國家醫療隊隊員愛崗敬業、敢于擔當、業績突出、全心全意為患者服務的精神。

    來之能戰!入藏第二天就打贏一場硬仗!

    邊壩縣地處藏東南三江流域峽谷地帶,境內山巒重疊,溝壑縱橫,地質結構脆弱,道路盤桓在懸崖下、激流邊,在邊壩工作,除了要面對高原反應,還常常會和各種危險不期而遇。

    多年以來,包括援藏醫護人員在內的援藏干部前赴后繼深入藏區,為改善藏族同胞的生活而貢獻著青春和健康,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邊壩縣醫院的老院長回憶起當年下鄉巡回醫療時遇到的那場車禍,依然唏噓不已:“十幾名醫護人員啊,都是從內地援藏多年的經驗豐富的醫生,死的死、殘疾的殘疾,縣醫院的醫生從此斷層!”

    老院長口中的故事深深打動著國家醫療隊員們的心,他們默默地決心做一個純粹的醫者,將援藏前輩的奉獻精神傳承下去,做藏族同胞生命健康的守護人。

    剛到縣醫院第二天,從當地草卡鎮送來了一名腹部被熱油燙傷的11歲小女孩,病情危重,尚在高原反應中的醫療隊隊員們齊齊出現在病房:骨科、心內科、風濕科、神經科、婦產科、麻醉科、護理……醫療隊各個學科的專家都來了!

    一場現場MDT(多學科協作診療)在病房開展起來。

    小患者深2度至3度燙傷,燙傷面積5%,由于就醫不及時,病情有惡化趨勢,可能引起多器官損害!當地醫院條件:沒有隔離病房、不能做生化檢查、沒有高級抗生素!送上級醫院?病人家庭經濟困難,條件不允許!

    “一定要挽救孩子的生命!”醫療隊經過討論,決定密切觀察生命體征、精心換藥、加強護理、預防并發癥。醫療隊帶來的抗生素等藥物也派上了用場。

    終于,醫療隊全體專家和縣醫院醫護人員默契配合,克服了當地藥物、醫療設備不足的缺陷,經過2周積極治療和精心護理,病人逐漸康復,治愈出院。

    各顯神通!過敏性休克患兒、過期難產孕婦均獲救

    “老師,有一個孩子病重!請指導我們搶救!” 醫療隊隊長、心內科專家梅衛義副主任醫師接到縣醫院兒科的一條求助信息,梅衛義馬上趕到兒科病房,只見當地醫護人員正在搶救一名3歲住院患兒:呼吸困難、口唇紫紺、喉部喘鳴、吸氣三凹征、血壓80/50毫米汞柱、患兒精神明顯變差。

    當地的醫生神色嚴峻,患兒家屬面露擔心與不信任……

    梅衛義見狀,馬上接手搶救,迅速判斷患兒為過敏性休克,當即指示使用腎上腺素0.1毫克肌注。針剛打完,患兒癥狀即開始緩解。“腎上腺皮質激素、氣管擴張藥物……”醫囑有條不紊地開出,在當地醫護人員的配合下,孩子終于轉危為安。

       5天后孩子痊愈出院,梅衛義抱起孩子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指揮救治兒科病人要承擔很大風險,但在生命面前,醫者唯有不計個人得失、勇于擔當”。


    產科是當地醫院最繁忙也是壓力最大的科室,事關產婦和新生兒的生命安全。醫療隊黃軒主治醫師多次在休息時間緊急被叫回醫院搶救病人。

    “黃老師,有個初產婦宮口開全4個小時,胎心慢,要搶救!請您趕緊回醫院產房!”一天深夜,一陣急促的電話將黃醫生從睡夢中驚醒,一路小跑回醫院。

    到達產房,病人疲憊不堪、宮口開全、第二產程延長、胎方位不正,胎心頻繁晚期減速,考慮難產合并胎兒宮內缺氧。黃軒馬上啟動搶救流程,產鉗助產時放置第一葉產鉗順利,第二葉產鉗放置困難,無法與第一葉產鉗扣合。

    原來,產婦孕周已遠超預產期,屬于在廣州較少見到的過期妊娠孕婦,胎兒大且胎頭硬,無法變形,存在相對頭盆不稱。

    黃醫生徒手旋轉胎頭最多只能轉45度,始終無法轉90度至產鉗適用胎位。

    嘗試了三次旋轉胎頭和放置產鉗,都無法完美扣合雙葉產鉗。胎心率還在持續下降,這是胎兒發出的“SOS”求救信號。

    如果產鉗不能放置得當,盲目拉產鉗,將會導致嚴重的胎兒和母體損傷!

    黃軒果斷決定放棄產鉗助產,做好局麻剖宮產準備,同時再次嘗試指導產婦用力、催產素點滴加強宮縮和腹部加壓。

    終于,邊壩寂靜的夜空中傳來一聲響亮的啼哭,原本難產的新生命,順利誕生。


    援藏一個多月,邊壩縣醫院婦產科團隊在黃軒的帶領下,順產分娩了50例,實施2例高危妊娠剖宮產分娩,無孕產婦需要轉診,所有產婦都平安出院,并且協同醫療隊麻醉醫生鄺立挺開展了當地首例剖腹產術后硬膜外鎮痛。

    隨著一個個病人的治療康復,中山一院國家醫療隊的專家以精湛的醫術贏得了當地百姓的廣泛認可,雖然語言不通,每次查房,藏族同胞都會對著專家們熱情地伸出雙手,豎起大拇指,用淳樸的笑容表達著自己的信任和贊譽。

    因陋就簡!全力打造“帶不走的醫療隊”

    邊壩地區交通極為不便,從縣城到昌都市區有9-10小時的車程。由于這個時間已經超出了許多急危重癥的有效救治窗口時限,當地群眾的急診救治必須依托當地縣醫院,于是醫療隊提出了“打造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的目標。

    由于歷史原因,當地縣醫院的基礎及其薄弱,全院僅有5名持證醫生,輔助檢查項目缺乏:僅有的DR機經常因為膠片缺貨不能發揮作用,因為缺乏試劑常規的檢驗項目不能開展……

    醫療隊的醫生們毫不氣餒,因陋就簡,各顯神通。輔助檢查跟不上,就重點提高當地醫生的診斷基層技能,抓“三基”訓練:問診、查體、病例分析、鑒別診斷……他們將“中山醫”人的高標準、嚴要求,帶給縣醫院的同行,目標只有一個:錘煉醫術,服務患者,救死扶傷。

    梅衛義每天開展教學查房,從病史匯報、體格檢查到鑒別診斷等臨床技能進行規范化的培訓,引導當地醫生建立規范的臨床思維;黃軒主治醫師針對當地孕產婦及新生兒死亡率居高不下的情況組織相關科室開展調研、原因分析,灌輸現代孕產婦管理理念。

    醫療隊通過微信建立了全院醫療教學群,實時答疑解惑,譚雙全主治醫生是中山醫學院的優秀臨床帶教老師,他將個人珍藏的三十多個G的臨床教學資料無私分享了出來……

    各種傳幫帶的方法都被醫療隊用上了,每天查看病人的同時進行實時講課培訓,每周四下午進行全院人員統一授課培訓,全面提高當地醫生的專業素養和臨床實踐能力。

    在1個多月的時間里,國家醫療隊隊員們時刻不忘初心,恪守職責,充分發揮技術優勢和團隊精神,排除自然環境和醫療條件惡劣困難,克服高原反應的困擾,將精湛的醫療技術和踏實的工作作風帶到了邊壩縣,更為當地打造出“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為粵藏一家親、為漢藏團結作出了貢獻,傳遞了黨和國家對西藏人民的關懷。


    廣州日報全媒體文字記者任珊珊 通訊員彭福祥

    廣州日報全媒體圖片記者任珊珊

    報道鏈接:https://pc.gzdaily.cn/amucsite/pad/index.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detail/1045534?site4

    2019-10-24


    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