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優質護理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管理部門 >> 優質護理

    側耳傾聽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無限掌中置,剎那即永恒。

    --題記

      重癥監護室,作為生命的最后一道守護線,在這里我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與無可奈何,也見證了生命的奇跡與堅強不屈。一個個普通而又獨特的生命,原本素不相識,卻在這里有了交集,如果您愿意訴說,我們一定會側耳傾聽,聽人,聽事,聽心,與您一起加入這場與病痛的戰爭中,一起去分擔生活的苦難,一起去找尋生活的幸福!

    螢火蟲之光

      那是一個叫“熒熒”的三歲小女孩,乖巧、純真、可愛,卻被“頸髓動靜脈瘺”的陰影所籠罩,躺在了監護室大大的病床上,雙上肢肌力3級,雙下肢肌力1級,奔跑成了她和家人最大的夢想。周國平在《妞妞》里提到“迄今為止,你一直慷慨地讓我們分享你的小生命茁壯成長的歡樂。現在痛苦開始猖狂折磨你的時候,我卻不能替你分擔一絲一毫,你的弱小的身軀獨自承擔著無法忍受的劇痛。盡管你是我們的親骨肉,疼痛卻只在你身上,我們始終在你的痛苦之外,只能從旁判斷,不能親身感受。所謂‘感同身受’,從來不過是表達一種心情罷了。”這大概是父母面對子女被病痛折磨,最無可奈何、最真切的體會吧?相守、堅持似乎是他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每天30分鐘的探視,成了彌足珍貴的時刻;四處奔波攢錢,只為給孩子提供最好的醫療支持,只為說一句“寶寶,你要聽哥哥姐姐們的話,加油,我們等著你出院,等著你像從前那樣跑跑跳跳……”。

      夏夜里,風輕吹,窗外城市的燈光閃耀明滅,床上小小的身子安靜地看著她最喜愛的動畫片汪汪隊,眼里常含笑意,此刻她似乎是最幸福的人兒,不需要詩和遠方,也忘記了軀體的疼痛與不適。有點慶幸她是在這樣一個容易滿足的年齡遇上了這樣的不幸,無論前方如何都有父母替她負重前行。夜更深了,這個城市也入睡了,螢火蟲小小的身影在夜空中閃動,渺小卻充滿執著和希望。希勒.庫斯特說“上帝讓你成為好孩子,就是對你的最高獎賞”,希望上帝能對好孩子有更多眷顧和關照,希望每次付出都有收獲,希望認真活著的人都能被世界溫柔相待。

    麥琪的禮物

      “昨天,你們的寶寶出生了,六斤八兩”,在老人的訴說中,他看著手機里寶寶的照片,眼中泛起了點點的淚光,其中有喜悅也有無奈。他是一個偉岸結實的男子,也曾是家人的依靠,也曾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一個月前卻因右側基底節區腦出血住進了我們ICU。此刻他躺在床上,意識清醒,氣管切開限制了他的言語,偏癱限制了他的行動,睜開眼只有白色的天花板,閉上眼只有不絕于耳的報警聲。孩子出世,卻不能陪伴;家人為自己奔波,卻不能言謝;三十歲,正值壯年,正是奉獻的時候,卻被局限在這小小的病床上,躺著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家人每天半小時的探視似乎成了他最無奈的時刻。孩子的降生,是麥琪的禮物,但有時候卻收獲不到它本該有的祝福,自孩子出生后,他每日的眼神中分明多了一絲無奈與幽怨。此時的他已經度過了高危期,很快就可以轉出重癥監護室,很快就可以自由說話,家人的付出和期待也有了收獲,在很多人看來,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但是等待他的還有漫長的康復訓練期,還需要家人長久的陪伴和付出,未來是否能夠恢復正常的肢體運動還有漫長的觀察期,未來他是否能夠成為一個好父親,能否擔任起父親應該有的責任?我無從得知,但是我知道每次厄運的降臨對于患者,對于患者家人,都是一次沉重的打擊,都需要很長的恢復期。

      有時候我會問自己,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卻一直沒有標準答案。人生的路上,我們也許會被逆境擊倒無數次,覺得自己似乎一文不值,當你一味地沉浸在過去,就很容易在當下一無所獲,但生活還是要繼續,人總是要迎接嶄新的明天,對于這個全新的明天,不管前面是什么,我們只要有勁兒行進,只要行走,總會到達彼岸。

    再見,不再見

      在我三年的職業生涯中,他是一個奇跡,讓我在認識到臨床醫學的局限性后仍然相信奇跡和希望。“他剛退休,我們本來打算等他一退休就到處旅行,沒想到他卻這樣了”“看,他的手指會動了,他的嘴角可以動了,他可以睜開眼睛了”“之前在家里的醫院幾乎已經被宣判成為植物人了,還好我們沒放棄,感謝你們的治療”……這是一個高血壓腦出血的患者,在外院本來已經宣布沒有蘇醒的希望了,但是家屬始終堅持,患者也有很大的求生欲,大概是源于他對自己未能兌現的承諾的執著,后來他醒來了,轉到了普通病房。幾周后,他又回到我們ICU了,這次是因為顱內微小動脈瘤破裂出血導致昏迷,奇跡再次發生,幾周后他又蘇醒了,在家人及醫務人員的欣喜中,命運又給他開了個很大的玩笑:尿脫落細胞鏡檢高度懷疑腎腫瘤,病情穩定后他回到了病房,后續的消息我也沒能知道,只希望那次說完再見后可以不再見。

      海明威說“一個人并不是生來要被打敗的,人盡可以被毀滅,但卻不能被打敗”,但是治愈機會渺茫的疾病卻是例外,它讓你與家人都陷入無邊無涯的苦海,放棄與不放棄似乎都是情理之中的事。當你與疾病的抗爭如西西弗和巨石一樣,日復一日,陷入毫無止境的苦役中,無論多么堅強的人都會開始絕望,終會潰不成軍。因而每一位始終堅持的患者和家屬都是可歌可泣、值得崇敬的。醫院是一個大家都不愿駐足的地方,ICU更是一個大家都不喜歡的地方,每個人都會有生命的歌頌者,ICU的醫護人員,作為某些人生命的擺渡人,希望在這里遇到的每一個患者終將上岸,去到哪里都是鮮花盛開,從此可以不再相見。

    尾 記

      生命的意義包羅萬象,但每個單一的生命點,最終都是為了橋接過去和未來而存在著。作為一名ICU護士,側耳便能聽到人們心里最脆弱、最恐懼、最真情的聲音,希望能夠和您一起去面對生活的苦與樂,一起在病痛和死亡中去探索生命的意義。往來于生命間,見證過生前的呼吸化作死后的空氣,更懂得健康的重要性。都說幸福是個比較級,同樣的分量,幸福與否取決于比較的底物,你永遠不知道不幸和明天哪個先到,所以更應珍惜當前。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占了絕大部分,因此,活著本身是痛苦的,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還有一、二成是如意、快樂、欣慰的事情,我們如果要過快樂的生活,就要常想那一、二成好事,時刻提醒自己記得幸福。

    ----神經外科ICU  胡麗君

    11选五